好的软件应当具备之一

这本是一篇草稿,现在突然想不起来当时想的其他几个要点改怎么解释。因此暂作第一部分,以后想起来再补。大致是讲一个软件做成什么样才会让大多数人觉得好用,估计是做某个项目时有感而发,现在真是想不太起当时之心境,看来博客得及时写完才是!

1、流程上,程序可以完成的工作,不应当让人去做。减少不必要的人机交互,增强软件判断的能力。这可能会大大增加编码量和设计难度,并且带来痛苦的进化过程,不过结果通常是美好的。随着开发阶段的深入,不断自我尝试以及倾听用户心声的交谈很容易让我们对自己开发的软件不满:“为什么总有这样那样的细节问题出现?!”;“哎,如果可以这样完成,那会舒服很多。”,等等。这就是为什么大多数所谓原型系统都可以快速的诞生而真正用于生产,经受住实践检验的产品,却那么难release。

2、界面上,应尽可能简洁明晰。通常,人们使用一个软件是为了能够得到帮助去快速解决问题,而不是悠闲地体味这个软件功能有多丰富,多么强大。在我们用过的软件里,总不乏那些拥有宏伟工具栏和庞大菜单体系的那些大家伙。

不再熟悉的天气

避难所里,不能说什么,只想抱怨一下天气。
江苏的天气,苏南的天气。
这不是我所熟悉的,闷得变态。
下过雨了,总以为天气好了。
但渴求爽朗的冲动让人忘记,雨过无非只是另一场雨的前戏,而沾沾自喜。
雨,润物泽后,过了,就去了。
担心的,是这不再熟悉的天气,连同雨前的不安,久久不能散去。

珍惜

婶婶的病情不太乐观,尽管不懂,我知道这是种较罕见的癌变。大半辈子辛劳,到现在却还要受病痛折磨。希望她继续坚持,享福的日子在等她。我们都在等。

每天的生活都有幸福元素,珍惜!

熏坏了

晚上坐89路公交,被熏的行,一老汉脱了鞋了乐呵呵地坐在倒数第二排窗口,而刚开始不知情的我坐在该排的另一窗口。我再次感到车窗不能开是一件很失败的事情。3分钟后,老汉开始在车里偷偷抽烟。坐老汉前面的mm不停用手扇风,其实也无外乎把臭味切换为烟味而已。

司机也很失败,就那么点路,载着可怜的老汉和惨兮兮的乘客,开了整整50分钟。

驾校

忘了说了,5月7日中午终于报了长风驾校。7月初才能上路。这对我来说真是件尴尬的事情,去年的这个时候,我本可以和朋友们一起去学。这次公司报了7个人,我发动地很成功!

夜属于我

这不是一个新话题。最近不知跟谁提起过这个奇妙的阶段,也忘了有没有写过:

  • 早上8点到晚上10点,这是对我来说的“白天”。
  • 11点-12点,串门期,看看周围人都在干什么;
  • 12点-1点,散热期,热闹逐渐减少,聊天慢慢限于宿舍内部,可能有些人在看电视;
  • 1点-2点,迅速降温期,还有少数人在看电视,而仍然有一小部分宿舍会亮灯;
  • 2点-3点半,灭绝期,夜猫子们逐渐进入休息状态,亮着的灯越来越少而楼里也越来越安静,静到可以让疲惫的人出现幻觉;
  • 3点半到4点半,神游期,这段时间比较难熬,身体越来越疲惫,尤其是脊椎和颈椎的不适感愈发明显,幻觉也逐渐频繁。我的幻觉主要局限在听觉上,觉得有人在耳旁滔滔不绝地谈论一些事情,与我对话,而自己感觉反应速度已经相当慢;
  • 4点半到5点半,万物复苏,这是一个希望开始的阶段,从天边泛光到白天的正式到来,从零星的动静到叽叽喳喳的群鸟晒歌,如果不是为了手头要做的事,还真有可能到窗外欣赏下这奇妙的情景;
  • 5点半-6点,紧张期,仿佛这个时候,新的一天才正式到来,而时间又少了一天,回头看看一夜的成果,多少不免担忧;
  • 6点到8点,睡眠,运气好,会一觉直达8点,亦或刚睡下进入迷糊就被聒噪的宿管阿姨的嚷嚷声吵醒。
  • 8点……,开始“白天”新的一天。

这样的日子,其实转眼就离我远去了。近10个人,在那段时间里,为我熬过夜,这是最珍贵的记忆。他们让现在的我坚强无比。

夜,属于我。不仅因为这个美妙之过程,更主要的:夜是属于自己的时间,加上自己的空间,就没有人可以强迫我做什么;不必担心新的一天所带来的紧迫感,因为总是知道,在它到来前,我还有好多时间,至少隔着一段睡眠,哪怕只有2个小时。

现在有点时间压力其实都是小菜一碟。当然,很少再会彻夜工作,或者整周整月地彻夜工作,因为这些其实都不难克服。无数思想与创意来自于深夜,许多成果诞生于黑暗。弹性作息时间制,我想我需要这个:)。

规则

规则用来限制,于是无奈地被限制。家家有本难念的经,连京官都开始抒发无奈,让人更清醒地认识传说中的好,都要付出不为人知的代价。光环背后,谁又知道酸楚。常常是,人没有真正成为自己的主宰,却不得不跳进一个一个泥潭同事必须遵守游戏规则。

从这个角度讲,我从小到大一直都在怀疑正统的被灌输的“人生理想”的正确性。“实现内心的想法,为之坚持,并最后战胜困难取得胜利!”,好像在我记忆里小时候很少有人用这样的思路去告诫后人。

“谁说大学生找不到工作,几乎所有的大学生毕业后都在给银行打工。”,理想去哪里了?动辄几十万到上百万的银行贷款压在身上,不会有多少人会放开手去大胆创造事业。

如果我贷了那么多款,那一定是为了另一个人,或者为了让长辈觉得安心。明明知道不对,还是会有60%的可能去做。可是,谁又不是这样呢?

车被偷

飞鸽自行车,刚半年。然后才知道,原来楼下有一个神秘车库可以停车用,为时已晚。是放在楼道铁门里边被偷的,楼道也不太平,想到最近几起校园血案,地球真的很危险。

离谱的事情有大有小,某日万福兴点了排骨面,一会儿听叫:“面好了!”,去一看是大排面,问下面师傅,对方厉喝:“大排面和排骨面本来就是一回事!!!”,这话又不能说不对,但我一直都觉得怪异。后无语退下。

五一先回家,然后去喝束平喜酒,师兄弟们又可以再聚首。论辈分,接下来,该轮到爱华了。

回归主题,车被偷了,真的有点郁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