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 if

深夜难眠,反复问自己却没能找到答案的问题,一直折磨着我。

假如一切都不是问题,梦想是什么?我所做的事,口口声声说兴趣所在的事情,当他们得到人们的肯定时,就真的带来快乐了么?为什么这种快乐总那么短暂,短暂地几乎感觉不到它的存在。一直认为梦想不会被职业绑定,但所做的选择大多逃脱不了每天8小时所系主题之影响。好吧,那暂时不是我所能决定的。8小时以外的时间,就必须把梦想拉进来。但是,它是什么呢?不去想这个问题,我貌似还比较清楚。一旦想起来,似乎越来越模糊,甚至开始质疑。

每天忙碌在解决各种问题中,在解决问题中释放压力,释放不了的,慢慢在交流和空气中散去。假如不需要挣钱,假如有24小时每天的自由支配时间,做什么才能快乐?好吧,最终只能承认原来所谓的梦想都与挣钱和那8小时有关。挣更多的钱?解决更多的问题?赢得更多的认可?或是什么事情真的很酷,如果自己能做成这件事,那将多么令人激动?最终也只能承认,这些真的不是快乐。

作为80后,从小接受的教育是奋斗、奉献、拼搏。可是谁来说说为了什么?或者至少引导该如何去思考?梦想在哪里,奋斗、奉献和拼搏的意义就在哪里。

即便梦想就在眼前,还有勇践行否?

what if … ?

吃水饺想开去

开年上班第一天,中午大约是蒸饭机器坏了,公司吃水饺,湾仔码头,据说已经是速冻饺中的战斗饺。一碗盛不了几个饺子,因此大多数人至少是要吃上个两轮的。饺子分在两个锅里下,排队的人多,一些人盛走了水饺,后面一些人就要等下一锅。

不一会儿,我便成为所谓的后面的人,当然,站在最前面等待会很容易看到食堂里忙碌的场景,让人感叹食堂师傅的辛苦,比如大叔用摸了四处的手指掐水饺试探生熟、大妈随手捡起锅里溢出的水饺很熟练地扔回锅里等。

人说便宜无好货,好货不便宜,湾仔码头已经不是便宜货,但是在煮的环节依然会发生让人没胃口的事。说明再好的产品,也有被糟蹋的时候,打好基础需要100年,糟蹋一切兴许只需10秒。

平时吃饭大多数人准时,一旦吃水饺,人人自危,或担心水饺买少了,因此11:33分食堂已基本坐满。说明服务不可一成不变,但变化确会破坏人的平静,产生焦虑。对这一点的熟知造成了为什么很多服务很容易被谨慎牵绊害怕变化而错失良机的原因。

2012希望平和

2011已经结束,这一年,我没在思考自己想要什么,反倒是在流逝中学着如何去工作。说起来可笑,毕业到了第三个年头,才觉得开始明白该如何去工作。至少,在还没发现自己想要为之奋斗一辈子的事之前,认真完成自己手头的所有工作,是最值得去实践的。至少,曾一度觉得对自己的专业方向非常感兴趣,相比之下,已是非常幸运。

这一年发生了很多事情,像做梦般。一方面,自身角色的转换让自己变得警惕与焦虑。另一方面,感慨于物是人非也不过只需要一瞬间。人与人之间倘若有信息可以无限制传递,真想鼓励自己也鼓励所有人:最想要去的地方,怎能到半路就返航。受苦受累,总有结束的一天。就算遭受牢狱之苦,也一定会有新的出路,新的曙光。

2012年的计划已经粗算到了下半年,未知的一切会造成什么变化其实不担心,希望能有更平和的心。

东方之门建设进展照片

工作需要,从高楼迷网站搜集了东方之门从2009年到2011年的建设进展照片,组织做了一个播放demo。发现整理照片是件很有趣的事情,贴个照片墙出来分享下。

东方之门建设进展
东方之门建设进展(2011年8月止),当然,这里顺序已被打乱

照片版权归高楼迷社区成员所有,本人纯属技术研究下载照片,不作商业用途,特此声明。

 

2010年1月20日拍的雪景

这真是雪景,据说苏州很少下这么大雪。当时是一票人去采集全景数据的,拍来的风景有的还不错。这个相机是家用数码Canon_IXUS_105,不能奢望太多。

2010年1月20日苏州工业园区金鸡湖畔
2010年1月20日苏州工业园区金鸡湖畔
2010年1月20日苏州工业园区金鸡湖畔
2010年1月20日苏州工业园区金鸡湖畔

刚去是尽是无人破坏的积雪,人一下子感觉纯净了许多。现在天很热,看看这些图凉快下吧。

3月8日的记忆

现在面对一堆各式各样的电脑屏幕,总是令人厌倦,每天都想过不需要电脑的日子。尽管如此,我依然记得3月8日这天。

2003年的3月8日。父母从家坐车到南京,为我买了第一台笔记本电脑。那天,也是妇女节。妈妈陪着我奔波了一整天,非常辛苦。1w2k800,这数字至今对我来说都不是一个可以轻松出手的数目。在之后的若干年里,这部东芝电脑在我大学乃至研究生期间都发挥了很重要的作用。

各位女士,节日快乐!

数字电影与GIS的机会

前些天看到无锡要成立了国家数字电影产业园,这是继物联网之后无锡的又一大笔。凡事套上“国”字后,总会不太一样,无锡有不错的条件:历史、人文、地理环境,经济环境,人才培养。我认为整个江苏的大学毕业生都会有所受益。

GIS与物联网、GIS与数字电影,这些东西如何关联,如何产生价值,都是值得思考的。之前在谈论这些的时候我总是与同事笑言:搞GIS的可能被人看来大多比较狭隘,总喜欢把外来事物跟自己扯上关系,人家天气预报里搞个地图你非要说是做GIS,Facebook里增加位置服务,你也说是搞GIS。

其实这不为过,并且应当坚持,因为地理位置信息确实逐渐融入生活。但需要警惕的是:融入生活并不代表主导生活,GIS应坚持扮演好更多的参与和协助的角色,而不是把外来事物同化成自己。

数字电影、虚拟实境、GIS,边缘的结合与相互深化,总是会产生具备生产力、提高工作效率、或者更为精确的处理和计算的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