熏坏了

晚上坐89路公交,被熏的行,一老汉脱了鞋了乐呵呵地坐在倒数第二排窗口,而刚开始不知情的我坐在该排的另一窗口。我再次感到车窗不能开是一件很失败的事情。3分钟后,老汉开始在车里偷偷抽烟。坐老汉前面的mm不停用手扇风,其实也无外乎把臭味切换为烟味而已。

司机也很失败,就那么点路,载着可怜的老汉和惨兮兮的乘客,开了整整50分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