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属于我

这不是一个新话题。最近不知跟谁提起过这个奇妙的阶段,也忘了有没有写过:

  • 早上8点到晚上10点,这是对我来说的“白天”。
  • 11点-12点,串门期,看看周围人都在干什么;
  • 12点-1点,散热期,热闹逐渐减少,聊天慢慢限于宿舍内部,可能有些人在看电视;
  • 1点-2点,迅速降温期,还有少数人在看电视,而仍然有一小部分宿舍会亮灯;
  • 2点-3点半,灭绝期,夜猫子们逐渐进入休息状态,亮着的灯越来越少而楼里也越来越安静,静到可以让疲惫的人出现幻觉;
  • 3点半到4点半,神游期,这段时间比较难熬,身体越来越疲惫,尤其是脊椎和颈椎的不适感愈发明显,幻觉也逐渐频繁。我的幻觉主要局限在听觉上,觉得有人在耳旁滔滔不绝地谈论一些事情,与我对话,而自己感觉反应速度已经相当慢;
  • 4点半到5点半,万物复苏,这是一个希望开始的阶段,从天边泛光到白天的正式到来,从零星的动静到叽叽喳喳的群鸟晒歌,如果不是为了手头要做的事,还真有可能到窗外欣赏下这奇妙的情景;
  • 5点半-6点,紧张期,仿佛这个时候,新的一天才正式到来,而时间又少了一天,回头看看一夜的成果,多少不免担忧;
  • 6点到8点,睡眠,运气好,会一觉直达8点,亦或刚睡下进入迷糊就被聒噪的宿管阿姨的嚷嚷声吵醒。
  • 8点……,开始“白天”新的一天。

这样的日子,其实转眼就离我远去了。近10个人,在那段时间里,为我熬过夜,这是最珍贵的记忆。他们让现在的我坚强无比。

夜,属于我。不仅因为这个美妙之过程,更主要的:夜是属于自己的时间,加上自己的空间,就没有人可以强迫我做什么;不必担心新的一天所带来的紧迫感,因为总是知道,在它到来前,我还有好多时间,至少隔着一段睡眠,哪怕只有2个小时。

现在有点时间压力其实都是小菜一碟。当然,很少再会彻夜工作,或者整周整月地彻夜工作,因为这些其实都不难克服。无数思想与创意来自于深夜,许多成果诞生于黑暗。弹性作息时间制,我想我需要这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