规则

规则用来限制,于是无奈地被限制。家家有本难念的经,连京官都开始抒发无奈,让人更清醒地认识传说中的好,都要付出不为人知的代价。光环背后,谁又知道酸楚。常常是,人没有真正成为自己的主宰,却不得不跳进一个一个泥潭同事必须遵守游戏规则。

从这个角度讲,我从小到大一直都在怀疑正统的被灌输的“人生理想”的正确性。“实现内心的想法,为之坚持,并最后战胜困难取得胜利!”,好像在我记忆里小时候很少有人用这样的思路去告诫后人。

“谁说大学生找不到工作,几乎所有的大学生毕业后都在给银行打工。”,理想去哪里了?动辄几十万到上百万的银行贷款压在身上,不会有多少人会放开手去大胆创造事业。

如果我贷了那么多款,那一定是为了另一个人,或者为了让长辈觉得安心。明明知道不对,还是会有60%的可能去做。可是,谁又不是这样呢?